標籤

1843 Freedom Shiraz 2- Photo Courtesy of Dragan Radocaj一個正常人工作到五、六十歲就可以退休,頤養天年 ,弄孫為樂。但有些有權有柄的老海鮮就整間甚麼基金智庫,時不時出來指手劃腳,指鹿為馬,毫無建樹,以弄權為樂。而葡萄藤就不同了。它們份工,一造就幾十,甚至過百年,不單要面對天災人禍蟲蟻疾病的威脅, 同時亦要生産出優質的葡萄保持自身的價值,不然就會被連根拔起永不超生。所以能經得起如斯考驗的都必定是"藤"中之極品。老海鮮和老藤唯一相同之處,就是當前者meet their makers, 人人都會熱烈地彈琴,而當後者 meet their winemakers 的時候,所產生的瓊漿玉液一樣會令人振臂高呼。而澳洲就得天獨厚地擁有令法國人也為之垂涎的極品,被譽為世界上最老的葡萄滕。這些老滕究竟有甚麼過人之處呢?

説到澳洲的葡萄不得不說澳洲葡萄酒之父James Busby。生於英國的他,在十九世紀初期遊走法國和西班牙多個酒區, 採集五百多種不同的葡萄品種帶來澳洲培植,典下澳洲酒業的基石。

他當年所收集的Shiraz 葡萄分散到澳洲東南邊的各省,但唯獨在南澳的現存數量最多和最為人所熟悉。

市面上都有很多葡萄酒都標榜自身酒莊有多少歷史,有幾多代在做酒甚至在酒標印上”Old Vines” 、 “Old Vineyards”或”Old Winery” 之類的字樣混淆視聽。有見及此Barossa Valley 的業界便推出Barossa Valley Old Vine Charter 的守則將不同的樹齡分成四個等級:

Barossa Old Vine (老藤): 最少三十五年以上樹齡的葡萄藤很多酒莊都擁有這級別的老藤但未必會標明在酒標上。

Barossa Survivor Vine (倖存者): 葡萄藤的平均壽命大概有五十年左右能夠生存最少七十年以上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才能稱得上是倖存者。

Barossa Centenarian Vine (期頤級): 要經個百年以上的歷練才能獲得此認證。這些粗糙而蜷曲的藤支印證著物競天擇"the fittest survive" 的自然定律。

Barossa Ancestor Vine (原祖級): 相信是由 James Busby 從歐洲引入的原始品種。在十九世紀中期的時候差不多歐洲的全部酒區都被一種叫Phylloxera (根瘤蚜)的蟲所侵蝕,而澳洲期後亦難逃厄運。幸好Barossa 現時還未發現這些蚜蟲的蹤影這些原祖葡萄藤亦得以保留。如此老藤就連原産地法國也沒有,說它們是國寳也不為過。

那麼用這些老藤造的酒是甚麽味道的呢?各位如果有興趣的話不妨買一瓶以下屬Ancestor 級別的好酒:

Poonawatta 1880 Eden Valley Shiraz 2010 (AUD$85)

poonawatta-the-1880-shiraz-eden-valley_1_1_1-1

來自一塊有一百三十七年歷史,只剩下九百多棵藤的葡萄園。可想而知此酒的產量少得可憐,每年只生產小於二千瓶。雖然Eden Valley 屬於Barossa Valley酒區,但地勢較高,氣候明顯較涼, 果味以藍苺和花香為主,而此酒也不例外,加上過百年的葡萄滕果味非常濃郁而且多樣化有果味花香和多種香料、香草的味道,單靈十分幼細而持久,餘韻悠長。八十多澳元便有如此酒質實在物超所值。

Turkey Flat Ancestor Shiraz 2012 (AUD$145)

來自1847 年種下的葡萄園有一百七十年的歷史所以如其名屬原祖級的葡萄酒。喝它已不是喝酒,而是喝下澳洲歷史所孕育的結晶,是一種人生經歷。它的味道非常融和沒有一般Barossa Valley Shiraz 的澎湃果味而是一層又層的橡木味、紅苺、玫瑰花和多種香料的氣息慢慢送上。釀酒師 Mark Pullman 說。這樣的國寶級葡萄滕在釀酒過程中不需要太多的干預, 讓葡萄自身的獨特味道,說自己的故事。

Langmeil Freedom 1843 Shiraz 2014 (AUD$135)

NV Freedon 1843

來自全澳洲甚至是全世界最古老的Shiraz葡萄藤,説它是澳洲的農業文化歷史遺產亦不算過份。此酒取其名於該葡萄園種植者的經歷,在一百七十多年前逃離家鄉的戰火來到澳洲重獲自由,種下這葡萄園。因樹齡的關係,該葡萄園產量極小,亦深受收藏家愛帶,推出市場數個星期便售罄。此酒並不是由果味帶動深黑的果味加上咖啡、泥土和雪松木的味道層次感和複雜性都非常豐富,每一口都帶著微妙的變化。如此的"古董"非常值得收藏。

廣告